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29 16:52

  [摘要]1986年回广州定居后,赖少其有了新的感悟,决定对个人绘画开启一次全面“变法”。他大胆吸收印象画派用光用色的经验,增加湿墨;题材上多了南国的花卉、游鱼及现代建筑,更加灵活地“法为我用”。

  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赖少其临唐寅匡庐三峡图 1962年作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

  赖少其(1915-2000):广东普宁人,斋号为木石斋。早年就读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学习西洋画法,后追随鲁迅投身新兴木刻运动,解放后在上海、安徽担任文化界领导,此时才转入国画创作。上世纪80年代,他回归广东开启“丙寅变法”,尤其在80岁以后的病榻上,他以非凡意志求新求变……

  他就是赖少其,坎坷人生与波澜艺途已成往事,但留给后人的作品与思想仍在持续发酵。到底该如何评价赖少其的艺术造诣?他究竟给当今及未来画坛留下了哪些精神遗产?这些仍是我们要追问的。

  他是如何深入传统的?

  1915年,赖少其出生在广东潮汕普宁县一户小商贩家中。从小家境贫苦的他,身上有一种无往不胜的韧性和毅力。

  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徐悲鸿(右)、 赖少其(左)合影。

  1932年,年仅18岁的赖少其考入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。在班主任李桦等人的影响下,赖少其受到鲁迅先生新兴木刻运动的感召,投入到版画创作中。他创作出几乎家喻户晓的彩色套版木刻《抗战门神》等一批优秀木刻作品,被鲁迅誉为“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”。随后,青年赖少其投身抗日,加入新四军。早年的革命经历,让赖少其一生富有革命者的强大意志力。

  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赖少其与乌克兰版画家李特维年分析合作版画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赖少其担任南京军管会文艺处处长,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位。那时,傅抱石的中国画少人问津,赖少其却发现了他艺术的重要价值。两人由此结为挚交,常在一起谈论古代绘画艺术,身为版画家的赖少其渐渐迈入中国绘画大门。

  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1955年,赖少其在黄宾虹追悼会上致悼词。

  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赖少其和唐云(左)合影。

  1952年初,赖少其调任上海华东局文委委员、华东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,后又一手筹建上海画院、上海美协,在上海、江浙一带联络了一大批学养深厚的大画家,如吴湖帆、唐云、谢稚柳等人。赖少其一到上海,就去拜访画坛一代宗师黄宾虹,主动为他策划诞辰90周年大展,整理了他长期尘封的百余幅力作,还代表华东行政委员会文化局,授予黄宾虹“人民画家”的称号。

  黄宾虹对于赖少其则是一个活的“传统”。赖少其从这位“三百年来在山水画史上里程碑式人物”的艺术及理论、经验中获得了深刻启迪。黄宾虹80岁后如梦初醒的变革,在赖少其的“丙寅变法”中得到了赓续与发展。也正是在黄宾虹的指引下,赖少其开始从临摹陈老莲的花鸟入手,不断深入研究中国古代画学传统。

  他是怎样一步步变法的?

  1959年,赖少其被调到安徽省任省文联主席兼美协、书协主席。自此数十年,他以黄山为大画院,屡次登上黄山写生创作,透彻琢磨了唐宋明清历代大师的山水创作。

  “兵无武器难称雄,不学传统空唐突。”赖少其以过人的勤奋,临摹了大量古代名家绘画,有“金陵八家”之首龚贤,高古拙趣的明代画家陈洪绶,四僧中的石涛、新安画派开创者渐江以及该派的梅清、程邃、戴本孝,“扬州八怪”中的金农、罗聘,海派的虚谷等等。光是临明代唐寅的一幅《匡庐三峡图》就临写了40多遍,直到能够背写出来。

  画家赖少其:个人绘画如何变法?

  80年代末,赖少其与邵宇探讨艺术。

  1986年回广州定居后,赖少其有了新的感悟,决定对个人绘画开启一次全面“变法”。他已年过古稀,却要去熟就生,下一步险棋。他说:“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,会有人说它不像中国画”;“要革新,当然会引起争论”;“不变只有死路一条”……

  作于1986年的《剑叶洒金花》自题中,赖少其这样写下变法心得:“余于丙寅归故里,住羊石斋中吸收中画与西画之长,实行变法,既不似中画,也非西画,姑称为中国人所作之画可也。”

  “丙寅变法”中,赖少其大胆吸收了印象画派用光用色的经验,增多了湿墨的运用,笔墨更趋简练和主观概括,画风柔和明丽;题材上多了南国的花卉、游鱼以及现代建筑;艺术语言更为自由,更加灵活地“法为我用”。

  1989年,赖少其被诊断患有帕金森综合征。他痛苦不堪,但他一直没有放下画笔。1997年至2000年是他生命的最后三年,他笔墨形式进一步更迭,将如虫蚀木的传统线条笔法与源自印象派的灿烂色彩融为一炉。

  赖少其到底是哪个层次的大师?

  今年5月16日至6月14日,“大道之道——赖少其诞辰百年作品展”在广东美术馆展出,500多件不同时期的艺术精品一并亮相,迅即在岭南乃至全国刮起一股“赖少其热”。

  在开幕当天的研讨会上,全国评论界大腕纷纷发言解读自己眼中的赖少其,其中,“还原赖少其在20世纪美术史中的应有地位”(罗一平语),成为研讨会的重要议题。策展人、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在研讨会上表示:“这个展览一开始我们就很明确,要做定位展,而不是纪念展。”而在这之前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赖少其是“宾虹之下第一人”,“因为他是20世纪中国画坛上极为罕见具有全面修养的艺术家”。翻开美术史,在黄宾虹之下,还有傅抱石、李可染、陆俨少等名家,而他们又是“宾虹之下第几人”?

  赖少其与黄宾虹的关系成为评论界探讨的一大焦点。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表示:虽然学黄宾虹的人很多,但跟赖少其相比,至今还没有人望其项背。而中国美术馆原副馆长梁江则认为,没有赖少其,绝对没有黄宾虹现在的影响力。

  对于赖少其在20世纪美术史上的地位,著名评论家陈传席也给予了一个大胆的论断。在他看来,赖少其是20世纪山水画的四大家之一(另三者是黄宾虹、傅抱石、李可染)。他甚至想到,要修订他的畅销书《中国山水画史》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,把赖少其放入重要篇章。

  赖少其的“丙寅变法”是评论家探讨的另一焦点,大多人对此评价甚高,而四川大学教授林木则陈言:“不要把变法的位置提得太高,他跟齐白石不一样。齐白石不变法就没有齐白石,黄宾虹不变法就没有黄宾虹,但是赖少其不变法还有赖少其。”

  “研究赖少其,就是研究大师何以成为大师的经验。”薛永年的一句话最终给赖少其做了明确的地位——他是大师。但他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大师,大师的地位到底有多高,或许仍需要更深入的解析和更理性的探讨。(文/韩帮文)